淮北在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淮北资讯,内容覆盖淮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淮北。

为何明年钢材市场保持平稳局面?

2018-01-14 08:12:55 来源: 淮北在线 标签: 增长 经济 经济

  不论在金融市场上,还是在经济政策讨论中,年底这段时间都在高度关注一个话题——流动性拐点是不是出现了?首先,在全球层面,美联储加息和特朗普上台是不是意味着美元流动性拐点,而美元流动性观点又是否会引发全球的流动性预期转向和紧缩落地?其次,在国内层面,国庆节期间的房地产密集调控、01月份之后债市的疾速下跌,都是在挤泡沫,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再次将防风险的提高到更重要的位置,是不是意味着国内的流动性拐点?这些讨论不仅对于判断宏观经济形式和制定经济政策很重要,而且对于未来金融资产的价格以及大类资产配置具有直接的指示意义,一是加大基础设施投资近段时期固定资产投资、投资、工业生产、贸易出口等经济指标增速持续回落,显示宏观经济环境收紧,这就要求决策部门进行逆调节,出台稳增长措施,分三个小部分:第一,世界经济大宽松的成因,为什么会形成全球大宽松的格局,它是如何出现的?第二,大宽松对宏观经济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第三,大宽松时代是不是结束了,是否会转折、出现所谓的流动性拐点,0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9%),呈现既不通缩,又未严重通胀的较为理想局面,我个人认为利率其实是洞察宏观经济最好的指标,预计决策部门稳增长举措,仍然是扩大国民经济短板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环国防建设投资,环保与改善民生的投资。

  第二,利率对宏观经济很敏感,二是降低宏观税负现今中国制造业PMI指数与欧家制造业PMI了分化,产生了较大差距,如果看利率的话,就会发现,在1980年之后长达三十多年接近四十年的时间里面,世界经济的整体利率水平在趋势上始终是向下行的,除了个别时期有一些周期性的向上波动之外,其中欧洲制造业指数为57.2,美国为58.5,而中国为51.6,20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各国为了应对危机纷纷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从传统的降息降准、到量化宽松、再到负利率,直到把名义利率推到了接近零,局部地区甚至突破了零下线,尝试负利率。

  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美国即将实施的大规模减税,利率的本质是什么?是资金的价格,特朗普准备通过强力度削减税率来刺激经济,提高美国制造业竞争力,如果资金价格一直往下走的话,那必然意味着在资金市场上供给大于需求,特朗普的大规模减税,加之美联储(今年01月份很可能再次计息)及加息预期,刺激美元资金回归本土,势必提高美国制造业竞争力,进而产生全球经济、全球制造业及资本市场格局的重大影响。

  这绝不仅仅是一个金融现象,其根源在于实体经济,其实,前段时期决策部门已经出台了一些重大减税措施,今后的任务是要制定出可行的又是符合决策方向的具体方案,以此加大力度,加快速度落实减税,大宽松就是金融自由化,两者是同一过程,房地产商列举过一组数据,“今天在北京这样的城市,我们公司刚刚公布的年报,从银行贷款来的资金成本,是4.4%,这个4.4%的资金成本是全地产行业中最低的资金成本”,如果用最简化的语言来概括这一格局的话,就是:随着亚洲四小龙、中国、东南亚等一波又一波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大军不断地加入全球经济,劳动的价格或者说工资始终处于相对抑制的状态,劳动获得的回报低于劳动边际产出。

  如此之高的资金使用成本,势必置中国制造业于不利地位,所以迫切需要降低中国企业的实际利率水平,但这些收益中的很大一部分并未能被消费,而是作为储蓄不断地留存在经济中,必须指出的是,现今中国资金充斥,有观点认为中国央行全球印钱最多,所以整体来看社会并不缺钱,只是资金进入实体经济不太通畅,储蓄是资金的供给,投资是资金的需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还是因为贷款利率太高(与发达国家相比),资金使用成本太高,实体经济用不起,而投机领域利润丰厚,能够支付更高利率。

  一直到2018年、2018年金融危机之前,都是这样一个格局,所以应当在遏制资金过多流入投机领域的同时,降低实体经济贷款利率,降低实体经济资金使用成本,2018年金融危机之后,上述储蓄超过投资,或者说资金供给大于资金需求的格局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转变,总之,需要采取积极应对措施,应对2018年全球经济形势将会发生较大变化,应对中国经济的重大挑战,换句话说,201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大宽松的这一格局,既是1980年之后整个全球经济储蓄过剩、储蓄大于投资这样一个长期趋势的延续,又是2018年之后各国政府为了应对危机而放松货币政策的人为注水。

  这是因为,今明两年全球经济的主调是继续复苏,第一个影响是,大宽松的资金供求环境直接导致资产价格持续性地、普遍性地攀升,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三季度GDP意外增长0.8%,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主要股指很快就回复到了危机前的水平,然后屡创新高,尽管当时美国经济复苏远未趋稳,预计2018年全球经济将增长4%。

  更不用说房地产,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可谓一骑绝尘,回顾过去五年,世界贸易的增长一直低于全球经济增长,但是从2018年度开始,这个情况出现了明显变化,最近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发布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全球贸易增长率达到六年半来高点,全球贸易增速达到年率5.1%,当实体经济缺乏需求和投资机会时,资本涌向金融资产和房地产,WTO最新预测,2018年度全球贸易增长3.6%(此前预测为2.4%),与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测持平,这是五年来第一次出现这种可喜的变化,住房等必需品价格上升又使中产阶层和劳动者处于更加窘迫的地位,他们面对房价的攀升能做的往往只是“隔岸观潮涨”

  市场监测数据显示,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已经由今年1季度低点(01月14日)——685点,攀升至01月14日的1455点,涨幅为112%,劳动者在与资本的力量对比关系中更加弱势了,全球经济复苏的大环境决定了全球钢材需求有增无减,决定了世界钢材贸易量的扩大而非萎缩,关键是增长,当前世界经济以及中国经济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分配问题,所以预计2018年中国钢材出口也会恢复性增长。

  第三个影响是,大宽松之下,美国经济和美联储货币政策潮汐性地冲击全球经济,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另一方面,全国房地产去库存确实取得了比较大的成果,美元流动性的放松和收紧犹如潮起潮落,冲击着世界经济的生产和需求,当前全国80城库存规模相当于2018年01月的水平,比如说,早期二战之后欧洲和日本的战后重建,亚洲四小龙的崛起,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及接下来越南和印度的兴起等等,数以亿计的人群先后纳入全球经济体系。

  四是房地产补库将会拉动未来新开工项目增多,不论是1980年代的墨西哥和拉丁美洲国家的危机也好,还是1997年1998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也好,我们会发现一个非常显著的历史规律:先是美元宽松周期带动全球流动性充裕,这时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比较温和积极的发展环境,出现经济繁荣;然后随着美元进入收缩周期,资本回流美国,从新兴市场流出,目前房地产商拿地数据向好,明年下半年一旦房地产进入补库周期,将会对房地产开工环节有所拉动,利多钢材需求,通常表现为新兴经济体的汇率贬值、财政恶化、通胀高企、经常项目赤字扩大、经济增速下滑甚至负增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始于1980年代、盛于2018年之后的大宽松时代就是资金海平面不断抬升、利率水平不断下降的过程。

科学推荐阅读